旗津 位於高雄西南部旗津島上,有著涼爽的海風及豐富的漁產,旗津漁港更是高雄知名景點之一,旗津最熱門的渡輪船由鼓山渡輪站至旗津渡輪站,經幾分鐘的搭乘便可抵達到旗津 ,下船後漁港邊能遠望聳立的85大樓,走進旗津魚市場採買新鮮的漁貨。1/2藝術蝦 Artshrimp 的旅行深夜討論探索旅途的意義。

圖/文授權提供:1/2藝術蝦 Artshrimp

過年時節的 旗津 ,你的旗津是什麼模樣?

二O一九年的大年初五,一幕幕人潮湧向旗津渡輪的畫面正在五十五吋的電視螢幕裡反覆播放著。女記者報導的聲音透過SNG連線,在過年節慶的背景音樂下,緩緩地透過喇叭傳送到我的面前。

在夜裡的家中客廳,我喝著啤酒看著新聞,還一邊碎碎唸著:「這個新聞好像之前就播過了,幹嘛要一直重播?而且現在過年到哪裡都是人擠人,到這樣塞滿人的旗津,真的好玩嗎?」

「電視台都這樣。」坐在我對面,正將啤酒倒入玻璃杯的A君說:「台灣就這麼小,卻有二十四小時的新聞台,所以新聞重播也是很正常的啦。對了,旗津應該還不錯玩吧!我最近看到一個美食部落客的介紹,推薦了旗津老街、彩虹教堂,還有很多必吃必去的美食和景點呢。」

「是喔。坦白和你說,旗津老街並不是很吸引我哩。 雖然稱做老街,但其實一點也不老。 普普通通的民宅、寬廣的柏油路、到處林立的廣告招牌,完全看不出老街的樣子。 所謂的老街文化還真是台灣的特色呢!」不知為何,我有了想打臉A君的慾望,一下子就把自己關於老街的看法脫口而出了。

A君對我的抱怨無動於衷,喝了口啤酒,試圖反駁:「你對景點的要求真的很嚴格耶!出來玩就是要放鬆,我才不管老街老不老。到那邊買些小吃或紀念品,不也挺好的,還可以幫忙拚經濟。 對了,彩虹教堂也是一個很棒的景點,聽說是婚紗業者設置的,吸引很多人來拍照打卡。」

「或許吧。但長久來看,一個充滿了『消費』的地方,會是一個讓人還想再來的地方嗎?關於這點,我不得而知。」A君的反駁完全無法說服我,反而刺激我發出更多的砲火。 「至於你提到的『彩虹教堂』我也覺得很怪,完全看不出來是教堂呀!根本就只是商人的噱頭罷了,這種所謂的『打卡景點』和旗津的人文地理一點關係都沒有,到那邊拍照打卡其實也是一種『消費』。」

◇◇◇

討論的時候,電視機正播送著旅客抱怨旗津某海鮮餐廳的烤鳳螺超級小顆,卻索價高達五百元,要求市長制裁店家的新聞。攝影機的鏡頭,把民眾憤怒的表情,以及超小顆的烤鳳螺,生動的呈現在螢幕上。

「既然你這麼有想法,那你希望旗津應該是什麼樣子?」A君被我逼得有點急了。

「我希望旗津能像馬來西亞的檳城一樣,是一個保留日治時代風情的古老聚落。」這幾天我都在讀佐藤春夫的《殖民地之旅》,書裡關於一百年前旗津的樣貌,激發著我的想像。我拿起手機,從相簿裡找到一幅畫。「你看這張,這是我讀完《殖民地之旅》後,參考旗津老照片所畫的作品,畫畫的時候,我一直在想如果能走到照片裡,那該有多好。」
在旗津的巷弄內探尋旅行的寶藏,用不同方式挖掘旅行的深度!

「你還真像披著年輕人外皮的老人,這麼喜歡老舊的事物,根本就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浪漫主義患者。在你的眼中,難道旗津就沒有地方值得去了嗎?」A君放下酒杯,鼓著已經有點發紅的臉埋怨著。
聽到A君的抱怨,我倒不以為意。我可能真的就如他說的,是個不切實際的浪漫主義患者吧!我啜飲了一口啤酒,抓抓頭,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不盡然,旗後砲台和燈塔現在還值得一逛,那邊還保存著古樸的氣息。至於旗津市區的部分,那就得好好的研究一下了,最近想認真走一遍老街以外的巷弄,或許會有新的發現。 」

「嘿!這倒有趣。我很好奇你會發現什麼,或者什麼都不會發現。 」聽起來,A君好像有點期待我失敗似的。

「很難說,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未知讓旅行變得有趣起來,有一種探險的感覺。那些巷弄,都是遊客絕跡的地方。」

「遊客絕跡?」

「你沒發現一離開旗津老街和海灘,人潮就會急速減少嗎?」我嘲笑似的看著A君。「因為巷弄沒有值得被『消費』的東西呀,所以大家才不會想走進去。」
「講了這麼一大串的道理,你好像很排斥在旅行中『消費』這件事。」A君問道。

「也不是這麼說,我只是厭惡完全以消費的角度進行旅行而已。說出來你可別笑我,我希望旅行可以在緩慢中進行,也希望旅行能夠更深入的看見一個地方的內在美。 容我向你解釋,那是一種從旅人的眼光來觀看待事物的方式。 而我的做法,就是閱讀和畫畫。 」

「為何閱讀能增加旅行的深度?至於畫畫我倒可以理解。 上次看到你從九州帶回來數量驚人的速寫,我還真是嚇到了。那些作品讓我覺得你的旅行過得很豐富。 」

看到A君開始有這麼稍微一點點認同我的想法,讓我感到愉悅。我又打開一瓶啤酒,嗯,加上剛剛我們喝的,桌上已經堆放著好幾隻空瓶了。 沒辦法呀,我的話匣子一打開,口就會特別的渴。

旅人閱讀著人文歷史,如同尋寶人找尋著藏寶地圖!

「我們可以閱讀歷史、也可以閱讀文學。 它們為每一段旅行帶來了故事,讓我們從表面的風景看到一個立體的全貌,你和腳下的土地也會產生某種程度的連結。 現在深度導覽不是很夯嗎?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這比你腦袋空空的走到『旗津老街』消費打卡,然後再腦袋空空的離開有趣多了吧。 」講這段話的時候,我簡直是一氣呵成。

A君雙手抱胸,像在思索著什麼,想必是已經動搖了,我再接再厲的說著。

「畫畫嘛,那是一種緩慢旅行的方式。我會把好奇心全部打開,只為了能夠更細緻的觀察周遭風景的每一個細節。我認為,畫畫是體驗一段旅行最直接的手段。 」我喝了一口啤酒,爽快的吞嚥下去。「畫畫不像拍照,可以像施展魔法般在瞬間捕捉眼前的畫面,我必須埋頭苦幹,一筆一筆去創造屬於自己的回憶,這也是一種和風景的互動。」

「我大概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你一樣會畫畫,可以緩慢的旅行呀!」A君雖然認同了我的想法,但還是不甘心的進行著微弱的抗議。

「哎呀,你也太死腦筋了吧。 重點是緩慢不是畫畫啦,畫畫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只要在旅行的時候,放慢自己的腳步,多一點好奇心去觀察與了解周遭環境,就已經足夠緩慢的了。 而且,該思考的是,我們旅行時究竟是走馬看花、匆匆一瞥,又或是看得更廣,關注在地的人文歷史,進而反思自己的生活。 」我笑著輕鬆接招,接著說:「例如佐藤春夫身為文學家,肯定帶著滿滿的好奇心與觀察力來到台灣旅行,不然我們也就無法透過他細緻的書寫,看見他對殖民地問題的反思,以及那個時代的人們生活的樣貌了。 」


◇◇◇

這場關於旅行的討論一直持續到深夜,我們不斷的灌著酒,直到醉意高漲。

我的世界漸漸模糊了起來,看著眼前搖搖擺擺的A君,我越發覺得他像極了一個我非常熟悉的人。是誰呢?啊,就是鏡中的我自己呀!

迷幻間,A君慢慢消失在我的面前,原來這場深夜對談,只是自己和自己的獨酌。

當我意識到這點的時候,電視機仍然嘰嘰喳喳的播送著重複的新聞。

「市政府宣布,近日旗津渡輪搭乘率已達三十萬人。 好多人!好厲害的數字呀!」快被人潮塞爆的旗津,和一百年前佐藤春夫所見的樸實的漁村相比,還真是有著天壤之別呀。

 

【專欄作家介紹】
1/2藝術蝦 Artshrimp,工程師畫家,城市紀錄人
Sunday painter對我來說一直不是件陌生的工作。有時候,透過水彩來看這個世界可以豐富生活,也創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體驗。作品本身就有種生命力,我的工作或許只是發現其中的美好吧!
更多關於 : 1/2藝術蝦 Artshrimp 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 

  • 透過畫作傳遞城市的生命力,城市記錄人 1/2藝術蝦 Artshrimp 帶你發現更多美好!
  • 台南為美食之都到台南不能錯過品嘗的 市場美食 呢!
  • 東山景點 | 山中秘境一日遊,踏訪脫俗老街與仙湖農場,盡情享受悠閒 !

◎歡迎參考   妳好南搞  粉 絲 專 頁  ,  獲得更多台南旅遊資訊 !

妳好南搞

最懂妳的台南旅遊情報員 , 與妳共創美好台南旅遊回憶!

小編

工程師畫家,城市紀錄人

Write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